全部冻结!天海防务无力偿债面临破产

2019/03/28 02:36:17 88次浏览 来源:国际船舶网


公司基本账户被银行冻结,不动产及子公司股权被冻结,实际控制人刘楠的资产及股份也被冻结,由于缺乏清偿能力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除了“主要员工仍在坚守岗位”,作为A股首家船舶科技类上市公司——天海防务面临破产及终止上市,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银行提前抽贷,公司基本账户遭冻结

3月27日,天海防务披露,在中国光大银行上海分行的账户被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冻结,被冻结账户内还有余额5.84万元;同时,全资子公司江苏大津重工有限公司在扬中农村商业银行西来桥支行和中国建设银行扬中支行的两个账户也遭到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冻结,这两个账户内分别有余额2.22万元、2.05万元。



天海防务解释称,经查询,上述账户被冻结的原因为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要求天海防务提前偿还1.5亿元贷款本金及2019年一季度相关利息。按照贷款合同相关约定,其中1亿元的还款日期为2019年6月13日,0.5亿元的还款日期为2019年6月14日。由于天海防务无力及时偿付贷款本金,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公司相关银行账户。

天海防务已于2019年3月25日向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及时支付了2019年度一季度利息余额约121.8万元,至此相关利息已全部支付完毕。上述事项如有最新进展,天海防务将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天海防务表示,本次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包含大津重工的基本账户,对公司及大津重工的生产经营及管理会造成重大影响,公司正尽全力安抚相关客户、稳定员工队伍,维护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开展。同时,天海防务及大津重工正采取通过与相关单位紧急协商沟通等多方措施,力争尽快解决银行账户被冻结事项,同时避免新增银行账户被冻结。

公司不动产及子公司股权被冻结

由于债务逾期,除了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冻结天海防务及大津重工3个账户之外,天海防务的其他债权人也相继对天海防务及实际控制人刘楠的资产、股份和账户申请了司法冻结。

其中,深圳市创东方长腾投资企业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天海防务支付江苏大津重工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款的第三期价款人民币2.61亿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并申请司法冻结天海防务部分不动产和三家子公司股权。

据了解,2017年12月5日,天海防务与上海佳船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及深圳市创东方长腾投资企业签署了购买资产协议,收购这两公司持有的大津重工100%股权。其中,上海佳船持有大津重工55%股权,创东方长腾持有45%股权,交易价格为7.8亿元。

按照协议规定,天海防务分三期向上海佳船及创东方长腾支付股权转让价款。其中,第三期余74.36%的合同款项在协议签署并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支付,共计5.8亿元,包括上海佳船的3.19亿元和创东方长腾的2.61亿元。



目前,天海防务在上海杨浦区和松江区的7处不动产已经被申请司法冻结。这些不动产建筑面积11354.28平方米,冻结预估值合计1.8178亿元。被冻结股权的子公司包括泰州市金海运船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冻结比例100%)、上海沃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冻结比例100%)和上海佳豪游艇发展有限公司(冻结比例46%),冻结股权预估值合计为11.131833亿元。

天海防务表示,虽然上述不动产和子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但是公司目前仍有权使用相关资产和办公场所,未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工作。截至目前,上述司法冻结事项均未开庭审理,最终影响以法院判决结果为准。

刘楠股份遭多家申请人冻结及轮候冻结



与此同时,天海防务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刘楠持有的股份被深圳市创东方长腾投资企业、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国元证券股份有公司等多家申请人冻结及轮候冻结。

其中,由于天海防务未能及时支付大津重工的第三期价款2.61亿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天海防务实控人刘楠为上述事项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创东方长腾申请冻结刘楠持有的全部18.83%股份。

刘楠所持有的股份被冻结的原因也涉及民间借贷纠纷。刘楠持有的天海防务18.83%股份被轮候冻结的申请人为自然人朱晓明,朱晓明曾向某项目投资人民币1500万元,刘楠为上述投资提供了连本带息的连带责任担保,截至目前,上述投资款逾期未归还。

另外,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分别申请冻结刘楠持有的天海防务6.2%股份、4.79%股份。刘楠与国泰君安和国元证券在2017年3月签署了融资协议,国泰君安提供了2.35亿元的融资本金,国元证券提供1.94亿元的融资本金,刘楠以其持有的天海防务股票进行质押,其中国泰君安质押股票数量为5950万股(6.2%),国元证券质押股票46024595股(4.79%)。



截止目前,刘楠持有天海防务股份18079651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83%,这些全部被冻结及轮候冻结。这意味着,在冻结期间,上述股权不能进行转让、赠与等处分行为。

据了解,轮候冻结是指对已被法院冻结的存款,其他法院也要求进行冻结,只要前一冻结一经解除,登记在先的轮候冻结即自动生效,无需等到新冻结手续办理完毕的制度。

天海防务表示,实控人刘楠股份被冻结及轮候冻结,可能导致公司实控人所持公司股份数发生变化,并可能导致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可能会对公司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层的稳定性产生影响,也将对公司的未来发展产生影响。截至目前,上述冻结或轮候冻结事项均未开庭审理,最终影响须以法院判决或仲裁庭仲裁结果为准。

无力偿债人员流失,重整失败或将破产

事实上,天海防务目前已出现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形。截止2018年12月31日,天海防务流动资产仅8.519956亿元,而账面负债总额为11.554694亿元。



根据天海防务披露的数据,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公司资产账面价值总计26.617809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合计8.519956亿元、占比32.01%,非流动资产合计18.097853亿元、占比67.99%。值得一提的是,天海防务流动资产中绝大多数为应收款,包括5793.93万元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7.869062亿元的其他应收款,而货币资金只有314.55万元。

天海防务表示,公司当前资产流动性差、变现能力较弱。如果公司众多的债权人根据借款协议或者司法判决要求公司偿还到期债务,公司将无法筹集足额的现金偿还债务,公司会出现无力清偿的情况。



截至2019年3月27日,天海防务大额逾期债务合计7.35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收购大津重工100%股权形成的债务,包括深圳市创东方长腾投资企业的2.61亿元债务和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的2.97亿元债务。此外还有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要求提前偿还贷款本金的1.5亿元债务,光大银行上海分行要求提前清偿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的2000万元债务,和招商银行淮海支行的700万元借款。

天海防务表示,目前,公司经营面临巨大的困难和挑战,债务逾期致使公司银行基本账户被冻结,主要不动产以及主要子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公司人员开始流失,生产经营受到影响。天海防务及实控人刘楠一直致力于寻找战略投资者,但至今仍未有明确方案或进展,筹集资金的难度较大,难以快速化解债务及资金压力。目前,天海防务的主要员工仍在坚守岗位,生产经营尚能正常开展,但存在难以为继的可能性及风险。

资金链极为紧张的天海防务希望能依靠债务重整脱困。此前,天海防务债权人七〇四所已经申请天海防务重整。专家分析,重整有利于为引入投资人扫除障碍,也有利于保住公司的业务和经营,同时也有利于中小股东的利益。

虽然天海防务将重整视为解决债务的一个良好契机。不过,天海防务的重整也存在着一定风险,法院能否受理、公司能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不确定性;如果重整失败,天海防务也将面临被宣告破产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