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林:“非洲猪瘟”对航运业影响几何?

2019/05/15 03:11:00 68次浏览 来源:香港航运研究中心

香港上周出现首宗非洲猪瘟个案,政府赔偿2000万元港币与相关业者,下令销毁6,000只猪。可怜猪们,未能为人类做出贡献,便已命丧黄泉。

非洲猪瘟是一种高度传染性和无法治愈的疾病,自最早在2018年8月在中国报道以来,一直在蔓延,殃及世界多国。当然,非洲猪瘟(ASF)的爆发,中国“猪们”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对中国猪肉的供应和价格也产生重大影响。


Picture: AFP

根据汇丰银行的农业分析师,中国的生猪供应量在2019年出现十年来最严重的下降,幅度近20%。自今年年初以来,在中国的农村地区,苗猪价格飙升了60%,大部分时间是3月和4月。全国范围内,3月份猪肉价格同比上涨5%。过去的模式表明, 一旦猪肉供应进入低谷期,之后的六个月其价格将继续上涨:

1.    意味着这次的升势将延续到今年第四季度甚至年末;

2.    上涨幅度年同比可达30%。

这次涨价,世界各地的连锁效应业已产生。自今年二月底以来,美国猪肉价格已上涨约80%。

排在墨西哥和日本之后,中国通常是美国猪肉出口的第三大市场。虽然美国猪肉价格经常波动,但最近的涨幅很大一部分是由对中国需求增长的预期所推动的。的确,美国农业部预计2019年中国猪肉进口量将增长40%,其中美国、欧盟和巴西的生产商将可能是主要受益者(尽管美国生产商继续面临报复性关税)。

然而,中国肉猪群的削减也降低了对饲料的需求,某些商品如玉米和大豆的价格等已现下跌。虽然中国对猪肉的需求增加,美国和巴西可能会受益,但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主要农业出口商品却是大豆。因此,从净值来看,这两个国家的第一轮效应可能都是负面影响。

同时,非洲猪瘟正在影响全球贸易流。中国通常进口猪肉来补充其国内生产的不足。2018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进口国,采购量接近160万吨,占当年全球猪肉进口总量的20%。

根据WIND数据,中国在2018年进口了9000万吨大豆,占全球大豆贸易总量的近60%,并消耗了1.06亿吨大豆(其余供应来自库存和国内生产)。因为中国使用了可观的大豆作为饲料,其国内猪肉生产的中断将大大减少对大豆的贸易需求。

汇丰银行的农业分析师表示,中国消费的大豆有80%是用于饲料和其它用途,其中近一半用于猪饲养。这意味着年度饲料用量几乎相当于中国大豆进口总量。中国猪肉生产急剧下降将会降低玉米和大豆的需求,因为它们构成了动物饲料的主要部分。

简而言之,假设中国猪肉产量减少约30%,并且完全由家禽替代,汇丰银行的农业分析师估计,全球对大豆和玉米的需求将下降,分别为1.8-4.2%和1.5-3.4%。这可能会拖累粮食价值链的大部分,包括化学品和化肥。请注意,中国的大豆进口(以百万吨计量)占全球海运干散货贸易的1.7%。受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的推动,中国大豆进口量在2018年下降7.8%,19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14.3%。

随着非洲猪瘟爆发,中国对大豆的基本需求已经减弱,并对大豆贸易产生压力。“猪口”数量的急剧减少,导致大豆需求下降,可能会限制中国从美国大幅增加大豆进口的能力,尽管这是中美贸易谈判美国的主要条款之一。由于贸易关系紧张,中国减少了从美国进口的大豆,19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84%,尽管部分被来自巴西的进口增加所抵消(年同比上涨45%)。中国是最大的猪肉消费市场,约占全球的50%。

另据报道,美中贸易协议可能要求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如大豆和能源产品。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大豆的主要供应国,但自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25%的报复性关税以来,交易量一直在下滑。

据PIIE称,中国报复性关税的目标是价值100亿美元的美国大豆出口。中国于2018年底和今年年初,已经恢复对美国大豆的有限购买。但是,非洲猪瘟的扩散及中国的扑杀猪群行动,可能会限制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大豆的能力,影响美国豆农,尽管他们一直希望出口到中国的量能够恢复。

看现在的情形,如果非洲猪瘟危机导致当地猪肉持续短缺,中国可能需要降低或取消对美国猪肉的额外关税,这有可能有助于重新平衡猪肉供应。另有证据表明,中国的惩罚性关税并不能完全禁止猪肉的进口贸易,说明中国对猪肉的需求殷实。

从干散货船东的角度,为了有钱买肉回家做培根,做红烧肉,非洲猪瘟最好尽快结束,关税战早日降级收场。

王春林先生  现任香港航运研究中心主任,香港理工大学物流及航运学系实务教授、香港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数家中外航运公司与金融租赁公司顾问。曾任中国外运集团(Sinotrans )及太平洋航运集团(Pacific Basin Shipping) 高管。



上一篇:

下一篇: